主页 > 八卦 >

甘比是最后一个女人大刘自己讲八卦远比别人精彩:腾讯分分彩app

编辑:凯恩/2018-12-07 13:31

  喜欢看港澳豪门八卦的胖友们都知道,这种参杂着桃色花边、一夫多妻、挥金如土的八卦,它的精髓在于:

  它就像是加长豪华版的豪门恩怨剧,就算一季完结了,也还会有下一季,让人产生一种追剧般的欲罢不能之感啊~

  就说在2016年年底,因为换肾、爱马仕包包、大小女友之争而频繁出现在公众视野的大刘——刘銮雄,董小姐写过关于他的稿子都快能组成一个“大刘专题”啦~

  从大刘被拍到身形消瘦,进院洗肾开始,不少公众号就开始八卦起了这位“女星狙击手·大刘”的风流韵事:

  接着一份报纸声明,大刘家的大小女友,吕丽君和甘比的“十年豪门争宠战”又被港媒摆上了头条。

  再后来啊,总算是有了一个像样的句号了,大刘和娱记甘比领证结婚,争宠战暂告一段落。

  撇开身上的一段段花边新闻不说,在最新的福布斯香港富豪榜上以155亿美元排名第四、号称“股市狙击手”的大刘,他的商场传奇也能成为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  作为一个有故事的男人,大刘上个月还罕见地接受了苹果日报的专访,聊童年、发家,甚至还聊情史!这个专访还一直连载到了这个月,简直就是一部“大刘传记”。

  苹果日报还将这个采访弄成一个“刘銮雄讲大刘”系列视频,每天播放一小段,从大刘的童年一直讲到他的最后一个女人甘比。

  毒鸡汤曾经告诉过我们,有人去问富翁为什么那么有钱时,他会告诉你一个关于卖苹果的故事,但请你不要太相信,因为他分分钟只是继承了他父亲的遗产……

  但大刘自言并不是含着金钥匙出世,由于父亲失业,所以他在十岁之前也住过木楼,还因为没床睡而睡过地铺竹席:

  大刘的父亲从商,最开始是开米铺的,后来转开制衣厂,但因为都因为被骗而生意失败,整个家庭由母亲刘叶淑婉女士一人撑起,知道大刘十岁后家庭环境才开始好转。

  大刘在采访中表示与母亲的关系最好,因为母亲最为疼爱他:大刘直言妈妈从小就非常“纵他”,不管环境好坏,上了大学到国外读书之后更是“纵得厉害”:

  在妈妈的极度宠爱之下,大刘的零花钱也比一般的人要松动,请吃饭这些事情也都不在话下:

  大刘还顺便辟了一下谣,直言坊间关于自己读书时借钱追女孩这种事情纯属绯闻,还说如果有的话便绝子绝孙:

  这里歪个楼……大刘还挺喜欢拿这四个字来起誓的,之前的“收回爱马仕包包”事件中也是如此:

  刚中学毕业的大刘喜欢听音乐,追求最好的他想要一套当时世界上最好的音响,妈妈立刻应允。

  作为小小少爷仔的大刘,虽然青年时期就养成了“大花洒”(挥霍)性格,但其实也有尝试过向人借钱的“屈辱”

  由于妈妈不在香港,当时大刘手中也没有多余的积蓄,所以刚做完手术的大刘连手术费都没有办法付清。

  据大刘所说,当时家族有人见刘妈妈的生意愈做愈大,心生妒忌,导致大刘借钱时求助无门,最后大刘还是向家中的女佣借了五六千块才还清手术费:

  受此屈辱的大刘在病房痛苦一场之后,决定要“起革命”,把钱和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上。

  也许正正是因为这件事,我们现在才能看到一个野心勃勃、叱咤风云的商界大鳄,而不是一个只会挥霍听HiFi的纨绔子弟。

  而据大刘所说,26岁的他,虽然存折里面有一亿多的现金,但是看见一件很喜欢的,价值4000块的大衣也舍不得买,因为正在闯荡期的他深知‘‘花无百日红’’。

  而被问到生钱之道时,大刘还说现在的年轻人,无论是男是女,腾讯分分彩app,大部分都很懒,不够脚踏实地,只会享受。他们不知道每个人有今天的成功,其实都是捱出来的:

  其实大刘赚的第一桶金并不是靠卖风扇赚来的,而是靠外贸,通俗一点来说,就是跑水货。

  第二个借钱给大刘的人,是他当时的岳母,也就是发妻宝咏琴的妈妈——宝钟全英女士。

  赚了第一桶金之后,除了连本带利把钱还给岳母之外,大刘就和伙伴合作开厂,做风扇生意,这是大刘发迹史的开头,但同时也是他走得最艰难的一段路。

  决心开风扇厂的大刘野心勃勃地租下了两万尺的厂房用来大展拳脚,但由于估算错误,结果做了五六个月之后,连工人的工资都没钱发了。

  当时大刘做生意时抱着的理念是:“谂住勒条颈巾或头巾,一系必死!一系必胜!”(想着勒住围巾或头巾,要么必死,要么必胜):

  虽然中途也试过被人占了便宜,但幸好最后天降机遇与贵人,在一位热心工程师的帮助下,大刘将自己的风扇改装规格,还成功将生意推广到美国,卖出二十四万台风扇:

  从卖风扇的小老板到如今身家过千亿的大富豪,刘銮雄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还是他那几场股市收购战,这些经历还让他有了“股坛狙击手”的称号。

  至于为什么会被逼到打收购战,大刘就说,可能是因为有人看不起他,绝大多数的香港人都低估了他的智慧。

  之前有媒体报道,大刘一年在酒楼“福临门”消费的金额就达到四百万,而“福临门”也成为了最常能偶遇大刘的地方。

  就在大家都觉得“福临门”成为了大刘家的饭堂的时候,大刘还真的就把“福临门”的厨师私有化聘请为私厨了。

  他给出的解释是:很多男人上完厕所不洗手啊~~~~~~~(仿佛知道了什么……)

  至于纸钞拿保鲜膜包着也是同样的道理~脑补了一下千亿富豪大刘对钱的嫌弃脸~有一种蜜汁萌点啊捂脸~

  这个专访连载了小半个月,终于讲到了吃瓜群众们最感兴趣的部分——“女星狙击手”大刘的花边情史。

  当港媒问到“谁是大刘一生中的最爱”时,大刘则回答说“每一个女朋友,每一个女性朋友,大家人与人之间都会有感情,感情都有不同程度,有深浅同轻重,我当然不会答你谁更重一点。”

  氮素,在采访中大刘引用了一个“朋友”所说的话:手中不富有,心里富有就可以了。

  这句话恰恰是大刘旧爱李嘉欣在不久前接受港媒采访,被问到大刘将全副身家给甘比有什么想法时,所作出的回答。

  毕竟李嘉欣曾经也是大刘的“the one”啊~旗下价值180亿的商厦也是这个名字:

  曾经的女星狙击手,花边多到天天上娱乐版头条的大刘,在66岁的年纪牵手一名出身普通的娱乐记者甘比,这也是让hin多人都意想不到的。

  1992年与发妻宝咏琴离婚,2017年再与甘比签字结婚,中间的20几年大刘一直过着“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”的日子,但牵手甘比之后,大刘却说:我都没有想过要再结婚,但结了就要彻底。

  就像豪门港剧里所描述的那样,只要你倒下,就会有心怀不轨的人“趁你病要你命”。

  根据大刘的说法,在他接受换肾手术期间,几乎天天有人在福临门和公司等他,甚至还有人跟他说,你死了钱都带不走,叫他捐7800万加拿大币,去加拿大建一家佛堂。

  大刘回忆说,长子刘鸣伟和甘比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起分身家,不像有些人虎视眈眈:

  港媒问到“甘比是不是你最后一个女人”时,大刘就说,现在一定是最后一个,未来也不打算再找新的女友:

  还说甘比十分令他感动,认识她十五、六年以来,无论期间他的脾气不好也好,发她脾气也好,或者生病也好,她都照顾得很周到,如果要打分的话打分绝对超过一百分:

  和甘比签字结婚不久,大刘就将名下的物业和资产等等进行划分,其中以甘比和长子刘鸣伟的所占的部分最多,甘比更是一夜之间成为香港女首富:

  大刘回答问题时,甘比也不时在身边调侃几句引大刘发笑,两人关系非常和谐,或许真的是应了那一句“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”。

  而现在的大刘,经历了一场大病之后,对人生也有了一种新的看法:健康第一,对比赚钱,和家人的相处更重要。